這個夢,殘缺在冬天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散文詩
摘要

冬天的詩,冬天的歌。

午后淺夢,我獲得一份寐不成睡禮物。

一只冬天蚊子,它爬伏在刷白色的墻壁上。它沒有死,沒有…..真的,我清楚地看到那張顯體內求生的求哀,不過喝足了人血的血腥味記憶,那份記憶也沒有死吧!

它緩慢著。

它移動著。

向投射進來的冬日溫暖陽光地方爬動。我看得很清,它垂哀而又可憐,已經失去了翅膀上的企圖欺騙的聲音。居然,它讓我上升居到一種推測判斷:它是否是懺悔性的,看那細足的腿部已經伸進了太陽光內。我仔細看著,沒有厭惡情緒。

它爬在太陽下,許久不動。

干癟身子,慢慢鼓起。它試圖……..,是的,它再用翅膀暴露出舌鉗上習慣努力;細細地吐出一根如毒針的靈魂,體內淤積的血性復活了。它,在思考如何度過這冬日臨死時光。

上居到推測判斷。

嗡嗡聲,血濁的臭,腐爛怪味,林蔭陰暗,荒草雜茂,黑色破酒瓶內流出的黑社會暴力秩序。夏日里,它們聚會,它們摧殘占據我的痛苦,象一個盛宴后黑夜,黑勢黑道的勝利。

推測判斷嘔吐。厭倦,煩膩,憎恨,詛咒!

這個午后驚夢的一份禮品,我迅速披起中午69元人民幣廉價薄襖,極力擠出所有冬日的冷,讓一切趴伏在我身上的蚊蟲凍僵死亡日期,降臨吧!

我起身向油礦區的大街走去。

猛然發現:

有一張血字寫的紙牌,一個斷了手臂的凄殘呼聲,“黑幫黑道,還我這條砍去的手的法律公理”。他赤裸著上身,在冬日的生存中。

我想起午后那個夢。這件廉價薄襖應披在他身上。仁愛與公理,本無廉價之論;罪惡與犯罪,應無藏匿庇護之詞。這個夢,殘缺在活著的蚊蟲的冬天。

這個夢,殘缺在冬天

這個夢,殘缺在冬天

 

89zhe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